首页 新闻 图片 专题 时评 日报 晚报 环保 视频 女人 论坛 房产 健康 汽车 旅游 手机版 衡水湖
  娱乐新闻 演出资讯 读书 鉴赏收藏 老照片 历史钩沉 文化衡水 新书上架 衡水文艺 文学经典 今夜星空
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娱 > 衡水文艺 >
盏盏水灯影(李湛冰)
时间:2017-12-26 16:25   来源:国内网-衡水日报
衡水日报新闻热线:0318-2073456    衡水晚报新闻热线:0318-2065067、2061234

 
  老家村子东头是一个大水坑,大概有十来个足球场那么大吧?每到雨季,里面就积满了水,很深很深、像洪水一样褐黄。大水坑靠近村子一侧,修了四五个洋灰磨成的水闸。每年雨季,从村子里大大小小的街巷汇集而来的干流支流,像一道道湍急的山间溪水一样汇入其中,又像一道道瀑布一样卷集着、翻滚着往大水坑中央泄去。
  有水的地方就会有孩子们玩耍。每年夏天,村子里的男孩们总喜欢跳入里边凫水,仰凫凫、立凫凫、狗刨儿等各种姿势,玩得开心极了。不会水的就抱一截木头,一个洗脸盆,甚至从学校抱来一个篮球,打几个扑腾,用脚掌像大鱼一样激溅起阵阵水花。
  大水坑,是我们童年时代天然的戏水场。
  我常常只是在岸边羡慕地看着小伙伴们玩,母亲是不允许我和他们一样下水的。可能水天生与我无缘,在这个大水坑中,我曾经三次险些被淹死。
  前两次都是和小伙伴们一起在水坑中玩,走着走着水就把我给没了,两次都是被小伙伴们救起的。
  印象最深的是我7岁那年,也是第三次。
  据母亲后来描述,事情发生在初春的一个上午,天气乍暖还寒。当时我父亲病了,躺在家中休息。父亲所在工厂里有一个我叫恒太伯伯的工友,也是父亲的好朋友,拎着香蕉、橘子等一大兜子水果,代表单位来看望他。父亲可能是在家闷了一阵子,见到朋友来了,异常高兴,话聊个没完,满屋子欢声笑语。
  我就是在他们聊得正起劲时,偷偷溜出了家门。
  不知不觉,我一个人又跑到了村东头的大水坑边上。因为不是夏天,水不是很深。在我面前呈现的,是一片片大大小小的水洼,上面还零星漂着一些没有解冻的冰块。我记得自己拿着树枝不停地拨拉水中的冰块,冰块越拨越远,我的胳膊越伸越长,最后坠入水里……
  幸亏被两个正在水坑边挖土的大人发现,我才捡了条命。据他们讲,当时他们听着水坑里像有小猪叫的声音,但顺着声音望去,发现了水面上漂着一顶小皮帽,才知道是个孩子。他们急忙放下手中的铁锨,奔跑着跳入水中,毫不费力地把我从水中提溜了出来,将“落汤鸡”一样的我送回了家。
  母亲正在堂屋中烧火做饭,听到院里的动静,一扭头瞥见了我,先是惊恐地瞪大了眼睛,然后大声呼喊着我的名字奔跑着过来。“怎么了呀这是?俺那娃儿啊!”“谢谢啊!多亏了你们!”母亲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她一连声地道谢着,感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母亲快速地把我接了过来,抱进里屋,一件件把我湿漉漉的衣裳扒下,用一条毛巾被把我裹了起来,从头到脚仔细擦干净。还不时用手背碰碰我额头、脸蛋,嘴里嘟囔着:“ 让娘看看烧不? 可别冻坏了!”母亲给我擦干身子后,把瑟瑟发抖的我紧紧地搂进她温暖的怀抱里。似乎这样做她还嫌不够,又把墙角炕被子撩起,露出苇席。把我放在那里。当时正是中午时分,晌午饭刚刚做了一半,土炕烧得正热呢!
  我依稀还能记得自己紧紧抱着胳膊坐在苇席上窘迫的样子,惊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一个紧接着一个的寒颤使我不得不像筛子一样不停地抖动,屋中挤满了大人,他们或坐或立,伸着脖子看着我嘻笑……
  母亲执意挽留两个乡亲吃饭,并不停嘱咐我要一辈子记着人家的恩情!人家不肯吃饭,母亲就把刚刚送给父亲的那兜水果硬塞进了人家手里。
  母亲又去烧火做饭了。母亲慈爱地抚摸着我湿漉漉的头发,说:“娃儿,娘这就再烧火去。娘把火烧得旺旺的,把炕烤得烫烫的……”母亲一边烧火,一边还时不时地进到里屋来看看我,生怕我再丢了似的。
  以后每年的农历正月十六晚上,当我欢天喜地地和小伙伴们在村子里东奔西跑、烤完百火回家,总见不着母亲。母亲去哪里了?又去那里了?——准是!我匆匆来到村子东头大水坑边,总是看到我曾经落水的那一侧,亮起一大片一大片的水灯,迎风摆动着的灯盏间,我看见母亲的身子直起来又弯下,她还在不停地放着水灯呢。我听见她口中念念有词,好像在说:求水神保佑我的孩子,保佑他平安吉祥!
  多年以来,那一片片迎风摆动着的盏盏水灯影,总是能够很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。母亲现在永远地离开了我,但她在盏盏灯光中,不停地直起来又弯下去的孤单身影,就像天上不落的星星,时时闪耀在我的记忆深处。那亮亮的水灯,将带着母亲对我最温暖、最慈爱的嘱托,伴我一路前行。(李湛冰)
(责任编辑:water)

声明:
·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立即与国内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·本网刊登的服务信息、联系电话等,均为公益性质,请您在参考使用时须谨慎,如有问题请立即向有关部门报告。并通知本网删除此信息。
·电话:0318-2065027 国内网 传真:0318-2023128 邮箱:hsxww1@163.com
·稿件处理时间:9:00—18:00
  衡水文化
·我的家风故事:助人为乐的好家风
·郭文敏《清淡墨韵》专刊出版
·衡水市七旬诗人徐淙泉获一等奖
·“在文联听讲座——衡水市民文艺
·画家宫树军在衡水文化讲堂谈文明
·王习三的三件自画像(王金鹏)
·农民工“忙里偷闲”作词赞衡水二
·90后女诗人用才情作词献衡水二院
  热点新闻
·文学代际研究的尴尬处境
·10家实体书店喜获“最北京”新名
·第六届河北省特色文化产品博览交
·“最美书店”太多 最美设计真能
·网络文学何以有效对接文学传统
·评:广场舞也要有禁区意识
·平遥古城申遗成功20周年 聚焦世
·影视进出口企业成立协作体
  老照片
那年高考,我比“孙山”少六分(杨万宁)
那年高考,
哥哥十五上战场(李福才)
哥哥十五上
难忘那年文艺工作者聚会遵化(刘金英)
难忘那年文
衡水第一条柏油路(郭俊禹)
衡水第一条
忆往昔峥嵘岁月(何刚缓)
忆往昔峥嵘
陈振国:我在解放战争时期的革命经历
陈振国:我